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梵蒂冈城  >> 梵蒂冈城人口 >> 正文 >> 正文

第四十六章本middot史密斯

来源:梵蒂冈城 时间:2021/4/16
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http://m.39.net/pf/a_4331581.html

不点蓝字,我们哪来故事?

旅居欧洲的开销不是呆在国内可以比拟的,转眼大半年过去,来到了次年的四月,余知秋的资金很快就见底了,而老平那边却迟迟没能按照约定汇款过来。如果没有资金支持,他不仅无法继续调查,连起居和食物都成了问题。因此,余知秋不得不前往使馆寻求帮助。所幸的是,他凭着介绍信见到了驻意大利大使乔新民。

乔新民阅读完介绍信后,将它装好递还给余知秋,他说:“同志,你可能还没有听说,上个月总理因病逝世了。”

余知秋还没有从上一句话里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紧接着又一记惊雷劈下。

“值全国人民沉痛哀悼之际,老平同志因为代总理期间通过了一些激进的发展政策,被罢免了在中央的一切职务。”乔新民接着说。

余知秋忐忑地问道:“那...主席可安好?”

乔新民回答道:“主席身体无恙,但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恐怕...唉。”

余知秋说:“我明白了,谢谢您告诉我这些消息。”

说完,他陷入了沉默。

乔新民拍拍他的肩膀说:“如果你想回国的话,下周有几个同要乘船回去,届时你可以与他们一同。”

余知秋说:“谢谢您的好意,我在欧洲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请让我考虑考虑。”

乔新民说:“那好吧,你考虑好了随时来找我。”

余知秋走出大使馆时感到天旋地转,倚靠在路灯上好一阵才缓过神来。没想到国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老平也由大起再次经历大落。失去了靠山,接下来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

余知秋首先想到的是一边打工一边调查。罗马城里有的是华人开的中餐馆,又或许可以做做翻译的工作。第二天他一早便起来,买了一份报纸碰运气。虽然报纸上有不少招聘启事,但大多都需求技术工人,而且薪资低得可怜。

这时,报纸上的一则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本·史密斯先生率领的考古团队在南美洲发现古遗迹,部分文物现已在罗马考古协会展览,有望在本月进行拍卖。

本·史密斯?这不是他在爱丁堡大学的同期校友吗?余知秋仿佛看到了一丝曙光,于是急切地往下看,只见报道最下方赫然写着考古协会的地址。

余知秋对本·史密斯的记忆停留在一个苏格兰贵族纨绔公子的形象。他那时不过二十岁出头,却总是留着小胡子。他无论走到哪里总是有一群人簇拥着拍他的马匹,而且他的手里有着花不完的英镑。虽在一个学院一同学习了两年,但余知秋和他仅有一次直接来往——他曾经花十英镑从余知秋那儿买了一篇关于宋朝历史研究的论文。尽管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这篇论文无论从语言风格还是视角都不可能是个英国人写的,他依然凭借着这篇论文得到了优等的成绩。

或许本·史密斯因此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吧,余知秋心想。如果可以得到他的支持,之后不仅不用为资金犯愁,还可以利用他在考古界的人脉扩大搜寻。想到这里,他连早餐都顾不得吃,便急匆匆地赶往考古协会所在地。

考古协会在威尼斯广场附近,当余知秋抵达时,外面早已经是人山人海,其中夹杂着不少社会名流和富商。他们大多是冲着新出土的文物来的,原因无他,其一,这些来自原始部落的新奇玩意大多极具收藏价值,其二,现在正是价格最低的时候,谁要是有幸买到谁就能发一笔横财。

入口处铺着红色的地毯,里面也装饰得富丽堂皇。余知秋刚想进去就被一个人拦住了。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余知秋,然后用鄙夷的语气问道:“你是协会会员吗?”

余知秋说:“我不是会员。”

门卫又问:“那你是记者吗?”

余知秋回答:“不是,但是我认识史密斯先生,我们曾是大学同学。”

门卫翻了个白眼说:“不是会员不许进。”

余知秋转而问道:“您知道史密斯先生在哪吗?”

门卫说:“我怎么知道,别烦我!”

余知秋只好站在路旁等候,兴许运气好能碰到他,要是足够幸运的话,他或许还记得认出自己。

就这样,余知秋一连等了两天,每天从早上等到了下午,却连本·史密斯的半个影子都没有看见。

到了第三天,正值东正教新年复活节前夕,大街小巷随处可听到诵经的声音,到处充斥着节日的气息,协会门前的人也渐渐稀少。

又是一天快要过去,转眼到了傍晚,余知秋又渴又饿。他先在路边的水池接了些水喝,接着用身上为数不多的钱买了一块华夫饼,然后在考古协会对面找了块石阶坐着吃。他想好了,如果今天还没有见到本·史密斯,就跟随使馆的人一同回国了。

余知秋正吃着华夫饼,这时一个手持拐杖、带着墨镜的男人走到他的旁边,用标准的苏格兰口音英语礼貌地问道:“你介意我坐在你的旁边吗?”

余知秋慌忙咽下嘴里的食物,回答道:“当然不介意,请坐。”紧接着他意识到了什么,愣了一秒,抬头问道:“您是——?”

那男人将墨镜往下拨了一些,笑着说:“怎么,你不认得我了,伙计?”

余知秋惊讶得差点扔掉了华夫饼,高呼道:“本!我当然认得你,还有你的小胡子。”

本·史密斯赶紧作噤声手势说:“嘘——淡定。我可不想被人认出来,那些人想买我的东西想疯了!”

余知秋说:“谢谢上帝,终于等到你了!”

本·史密斯说:“你在这儿等了多久了?”

余知秋说:“今天是第三天了。”

本·史密斯说:“我的天,你一定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余知秋说:“说来话长。”

本·史密斯说:“既然正好遇见你了,我要去梵蒂冈城参加复活节新年仪式,你和我一同去吧。”

余知秋欣然答应了。

步行仅十分钟后二人来到了梵蒂冈城的入口处,有本·史密斯的指引,余知秋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任何人见了他都是毕恭毕敬。

穿过宏伟的广场后,二人步入了圣彼得大教堂。进入教堂首先吸引余知秋注意的是两侧玻璃和天花板上美轮美奂的图案,其次是两侧多排长椅上端坐着的几百名表情肃穆、手持蜡烛的人们。入口正对着远远看去是悬挂着的三面厚重的红色天鹅绒帘子,四周大大小小的悬空平台上坐着上百位手持各种乐器的演奏者。

本·史密斯带着余知秋在一个还算靠前的位置坐下,从这里几乎可以清楚的看见最前排的红衣教士手里拿着镶嵌着宝石的十字架。

教皇和其随行的牧师从两侧的入口进入,随着一阵悠扬的钟声,整个教堂的灯被熄灭,只有众人手中持有的蜡烛散发出些许光亮。

仪式开始了,伴随着教皇的一声指令,悬空平台里的上百个乐师同时开始演奏,教堂里顿时充斥了悦耳的管弦乐声。接着教皇将一本圣经放在手里,音乐随即戛然而止,他便开始用拉丁文诵读。每读完一个章节,整个教堂里的人仿佛触发了某个开关似的,不约而同地站起来,拖着极长的尾音念道:“阿——门——”

仪式从八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临近午夜,所有人从坐着变成了跪着,然后又站起来。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后,所有灯突然亮起,将教堂内部照得犹如白昼,前面的三个帘子缓缓升起,亮出耶稣受难像,奏乐变得轻快,象征着黑暗和苦难散去,迎来光明和拯救。

仪式结束后,教堂里的所有人转移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中央一个铺着红绸的长桌上摆满了各式美食。余知秋和本·史密斯找了一个角落一边享用一边聊。

余知秋说:“我一直以为你是天主教徒。”

本·史密斯说:“我既是天主教徒,也是东正教徒,信仰于我就像是知识,越多越好。比起这个,先说说你为什么会来罗马,另外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余知秋开门见山地说:“我需要你的帮助。”

本·史密斯笑着说:“所有人都需要我的帮助,所有人都需要钱,我希望你不是。”

余知秋犹豫了一下说:“实不相瞒,我确实急需资金支持。”

本·史密斯失望地说:“看来你和其他人一样,我对此并不意外。”

余知秋说:“但是,比起资金支持,我更需要的是你在考古界的力量。”

本·史密斯说:“有意思,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先说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罗马吧。”

余知秋把自己在文革中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本·史密斯叹息一阵说道:“我为你的失去感到惋惜。”

余知秋说:“我来罗马是为了做考古研究的。我本来受一个国内人士的资助,但是现在他落难了,我因此失去了所有的资金来源。”

本·史密斯说:“你不会是来追回你们国家的文物的吧,首先,你应该去伦敦和巴黎,其次,劝你早点打消这个心思。”

余知秋说:“我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追回文物,而是寻找一个文化符号以及任何有关的线索。”

本·史密斯问:“什么符号这么神秘?”

余知秋说:“三角形。”

感谢您的

转载请注明:http://www.liujunluol.com/fdgcrk/8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