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梵蒂冈城  >> 梵蒂冈城人口 >> 正文 >> 正文

回顾年域外艺术界的这一年

来源:梵蒂冈城 时间:2021/4/11
年终于即将过去了。北京的冬天像往年一样,寒冷、祥和,人们照样在地铁里用手机刷着抖音、享受着手机打车和订外卖的便利,时不时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假期发愁——辛丑年的春节,恐怕绝大多数人不再能踏出国门。多难的庚子年让我们的世界再一次陷入危机和不确定性之中,这是充满灾难的一年,也是孕育了转机和变革的一年。若干年后,我们一定能够回忆起这个不平凡的,它也许会彻底改变世界,改变全球的格局。匿名艺术家班克斯为疫情中的医护人员创作的绘画图片:TheTelegraph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年中,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躲得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对待疫情的态度和反应,成为了我们理解年的关键。艺术家、博物馆、展览、拍卖会……一切都因为疫情而变得不同;在线展览、虚拟艺术创作、抗疫题材作品集中出现……一切又因为疫情而孕育着新的变化。疫情对艺术界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它毫不留情面地主宰着所有艺术家的生活、所有博物馆的经营和关于艺术的每一项决策。在总结年艺术界发生的大事之前,这是一个避无可避的前提。艺术,在动荡的岁月中绝无独善其身的可能。断崖式下跌的经济、日复一日的隔离封锁、风起云涌的平权运动,都让小小的艺术圈显得那么无关紧要、随风飘零。然而时局的艰险却从未抹灭普通人的信心和勇气,他们在这一年中的乐观和坚强何尝不让我们感动?医务人员如此,下跪的警察们如此,无数坚守的艺术家们也如此。我们要致敬这个伟大的时代,它让我们坚定了对艺术的信仰。在这个百年难遇的,对于全球艺术界来说,涌现出了多少惊心动魄的故事,又孕育了怎样的变革呢?

伦敦英国国家画廊推出的收费在线展览图片:《艺术新闻》

艺术产业:末日或洗牌?早在年的三四月份,已经有媒体开始使用“末日”这个耸人听闻的词来形容艺术市场受疫情影响而持续低迷的状态。恐慌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它直接转化为了绝望。我们看到过艺术产业曾经经历的低潮,比如经济危机和财政紧缩带来的困难时期,也确信艺术家和艺术界能够克服种种困难。但席卷世界的新冠肺炎疫情几乎摧毁了艺术产业中的“基础设施”——博物馆、画廊、拍卖会,在疫情刚刚到来之时历经了调整、重构,期待以关闭部分业务从而渡过难关。但整个西方世界对疫情的乐观估计,让艺术界遭受了毁灭性打击。除了少数处于顶端的机构和艺术家之外,几乎没有谁能够拥有足够的现金储备来度过6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封锁期。无数的中小画廊是当代艺术产业中的基本单元,负责着艺术品从工作室到收藏者之间的运输。然而正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中小画廊的数量锐减,这也让无数艺术家的生活陷入了窘境。年3月,关闭的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图片《纽约时报》当西方主要国家纷纷封锁本国的博物馆和画廊之时,苏富比亚洲区主席黄林诗韵(PattiWong)对媒体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们预见到了疫情的到来,但奇怪的是,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却什么也没做,直到病毒开始在西方国家蔓延。到那个时候,任何人都无能为力了。”病毒无情地侵袭了所有准备不足的人。从3月开始的6个月内,根据巴塞尔艺博会和UBS银行公布的数据,超过三分之一的画廊倒闭或被资本收购,成交额平均下降了36%。而拍卖行业的业务更是缩减了50%以上。各大艺术博览会纷纷将展览转移到网上,希望通过在线销售渡过难关。然而绝大多数画廊的在线销售比例仍然不足40%,对数字化的增加投资几乎抹平了增长的在线销售额。博物馆和一些大型的画廊在冰冷的年中,始终在和当局“斗智斗勇”。一方面,这些公共艺术机构需要得到来自政府的资金扶持;另一方面,各国的隔离政策(lockdown)让博物馆不得不关门谢客,即便它们实行了最严格的消毒措施和观众人数控制。欧美多数博物馆的预算来自于三个主要部分:商业收入、捐赠人建立的基金和其他方式的捐赠。疫情的到来让博物馆彻底失去商业营收和多数的捐赠,因此我们在年中看到了在线虚拟博物馆的集中上线。长期的居家隔离政策也让这种新的商业模式一度成为普通观众的

转载请注明:http://www.liujunluol.com/fdgcrk/8494.html